前世传奇 为闽越文化补白润色

2020-03-23 10:19:52 来源:福建日报

  前世传奇 为闽越文化补白润色

讲述人 梅华全(福建博物院文博研究馆员)

  对于闽越人的居处方式,《汉书·严助传》中的淮南王安曾经断言,“臣闻(闽)越非有城郭邑里也,处溪谷之间,篁竹之中”,为“不居之地,不牧之民”。言辞之中充满着蔑视。城村汉城蜿蜒曲折的城墙和巍峨的宫殿建筑,为汉代闽越建筑史填补了空白,也给历史上对闽越文化的无知者上了生动的一课。

  城村汉城的发现和发掘,纠正了文献记载的谬误。明代《嘉靖建阳县志》记载:“闽王城,在崇文里,地名城村……按旧志王审知筑城建寨于此。”清顾祖禹《读史方舆纪要》建阳县条也认为:“闽王城,县北三十里,相传王审知所筑。”从城址中出土的器物断代,城村遗址的遗物明显属于汉代,和五代王审知无关。

  根据器物的特点,它们与周边广东、浙江等地汉墓出土的越族文物特征相似,再从城村古城门楼上镶嵌的“古粤”匾额,可以明确地断定这是汉代闽越国的一座古城。这就从年代和族属上明确了归属,纠正了《嘉靖建阳县志》和《读史方舆纪要》的记载错误。

  其城市和宫殿建筑设计成就,颠覆了历史的记载。城村汉城从1958年发现后,再到1980年重新勘探和实测,证实它是一座平面近似长方形,南北城墙长约860米,东西宽约550米,周长2896米,王城占地面积48万平方米,依山傍水,营建于丘陵坡地之上的汉代古城。

  在城墙和宫殿基址营筑上,它沿袭了我国春秋战国以来的夯筑法。在宫殿的设计上,采用四合院的建筑形式。在高高的夯土台上,采用深埋柱的方法构建梁架结构,保证了建筑框架的稳固;在地板的构筑上,采用了花纹铺地砖和在木地梁上铺设地板的方法,避免了山地建筑的潮湿;在屋面上,铺设了大型板瓦和带有花纹的瓦当;在屋内墙壁的白灰面上,还有红、黑色的云纹彩绘等装饰。宫殿内错落有致的主殿和回廊排列,铺设讲究的天井、粗硕环回的下水管道,都证明建筑极其豪华讲究。

  闽越族具有独特个性和强烈进取心。汉城出土的文物丰富多彩,数量众多。在出土的陶器中,除了大量的釜、罐、瓮、瓿、匏壶、敛口钵、提桶等越式陶器外,还有三足鼎、三足盘、盂、盆等汉式陶器。特别是建筑用陶中的板瓦、筒瓦、陶水管、花纹铺地砖,以及瓦片和陶器上拍印和戳印的汉字,都带有浓厚的中原文化特色。铁器和铜器中,也深深地打上了中原文化的烙印,如弓箭上的“河内工官”铭弩机,农具中的锸、斧、镢等。

  由此可见,城村汉城的闽越文化是以本土文化为基础,在大量汲取中原和周边文化的形势下形成的。正是这种蓬勃向上的进取精神,打造了闽越文化的丰富内涵。

  汉代是一个生产力以铁器为特征的时代,城村汉城出土的为数众多的铁制生产工具和兵器,反映出闽越虽然地处东南一隅,但已经和中原一样步入了铁器时代。在史料中我们看到:由于同汉庭交恶,吕后曾经禁止中原铁器输入南粤,导致南粤的经济和军事力量发展受到遏制,甚至因受到闽越的攻击而无力还击。从汉城出土的大量铁兵器,可以看到当时闽越军事力量不可小觑。

  近年来,对汉城出土铁器的科学测定数据证明,除发现与中原相似的铁器外,城村汉城还发现了一些成分与中原及其他地方截然不同,而是用一种特殊冶炼方法炼制的钢质铁器,这说明闽越的钢铁器冶炼和制造技术已经超越中原,达到一个新的水平。我们在汉城元宝山等地发现的冶铁遗址,也许正是闽越冶铁生产技术存在的最好证明。

  城村汉城考古经历一个甲子,倾注了几代人的心血,取得了巨大的成果。城址的保护和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筹备建设,正在有条不紊地推进……但是,我们对地跨闽、浙、赣、粤四省的闽越国文化的研究应该仅仅是个开始,对城村汉城的研究也只是揭开了冰山一角。无论是已经发掘清理或是尚待发掘的遗迹、遗物,都等待着我们继续去探讨、去研究。